专栏

像曼弗雷德( Manfred)一样从工作狂到老顽童

发布时间:2017-09-26 14:21  来源:《HR Value》No.41  阅读:280 次  返回

文/ 李海俊(Edward Lee)

在与大师同行系列第一季,我们已分享了四篇:分别是《像DAVE ULRICH 一样去慧创》、《像拉姆? 查兰一样去践行》、《像克里斯坦森一样去颠覆》、《像加里哈默尔一样去管理未来》。这一篇,我们不做工作狂,要做老顽童,因为生命是需要劳逸结合的。

在《神雕侠侣》的第三次华山论剑中, 老不正经、贪玩成性的老顽童――周伯通成为天下五绝之首;在日常工作中,工作狂A 君在年终评比时,其综合工作成果会输给同部门有点贪玩和搞笑的B 君。A 君几乎天天加班,而B 君只在必要时才加班,并每周拿出固定的时间脱身于工作之外。在学习中, 也有同样的案例。正如有句谚语所说:“只会用功不玩耍,聪明孩子也变傻!”

有一位大师曾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你如此努力,却比不过贪玩的人?他的答案是: 玩耍是一种可贵的学习形式,是创造性生产的源泉。只工作不玩耍,人们就无法发挥最佳潜力。那我们今天的主题就是玩耍。

媒体这样报道今天的主角:他是第一个在外蒙古飞钓的人,而且是纽约探险俱乐部的会员。闲暇时间,他可能去中非的热带雨林或者热带草原、西伯利亚针叶林、阿纳姆地、帕米尔山区、阿尔泰高地或者北极圈探险。教授的玩法跟常人当然是不同的,因为他要证明,人脑最适合游戏性质的生活方式。

而且这位大师有着“临床教授”的称号, 临床什么呢?精神分析与心理治疗;帮谁临呢?领导人。其典型的“病人”是CEO,当CEO 除了高薪与荣誉,也是种苦活,对人的综合要求极高,长时间高强度工作,为公司大小事操心,这打散了CEO 的精力,消磨了CEO 的创造力。激发创造力的策略似乎有一个共同点:暂停评判,防止提前闭合,鼓励自由联想。大多数富有创造力的人,从未完全走出童年。因为童年时期,外部世界和内部世界之间存在一个中间地带――一个幻想空间、想象空间。

由于在心理学方面的成就,他被誉为“管理界的弗洛伊德”。他结合了管理学与心理学, 成为领导力发展的知名领军人物,获“国际领导力终身成就奖”,自然成为HR 管理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就是曼弗雷德? 凯茨? 德? 弗里斯(Manfred F.R.Kets de Vries)。

1 为什么要玩耍?

人之初,性本玩。自开天辟地以来,有生命就有了“玩耍”一说。从进化论角度而言, 人脑最适合游戏性质的生活方式了:史前人类对于“工作”没有任何概念,旧石器时代的祖先基本上不懂什么叫计划,更没有所谓的“今日头条”与“今日任务”。他们把截获野兽猎物、挖掘植物根茎、采集花草水果, 都看成非常有趣、开心的活动。玩耍、艺术表达、创造力以及人类进化发展这几者之间密切相关。

玩耍甚至要先于文化出现:动物和儿童的天性就是玩耍。我们儿时的经历告诉我们, 我们都是通过玩耍才学会了辨别颜色、形状、味道以及声音――这些都是现实的基本成分。在那个时候,我们视一切为我们的玩具, 我们通过“破坏性”的玩耍,获得了对世界的逐步认知,通过犯可控的错误来发现正确与真理。

现代文明的发展同时带来弊端,其中包括人类的进化水平相对于玩耍能力引发的负面效应。或许,如今的工作狂默认模式对人类的创造力发展产生了不利影响。我们在压抑天生的娱乐细胞时也相当于遏制了自我发展潜力。没有玩耍,麻烦就大了。不玩耍会引发压力症候或者心理健康问题。

曼弗雷德大师还发现了一个不太被世人知晓的玩耍功能,那就是能帮助人们制造畅通的心境。玩耍促进了情感体现,使全身心处于当下,同时,身体系统反过来会产生内啡肽和多巴胺,即我们内心快乐神经的传导物质,这些物质就会制造“ 畅通”心境。思想畅通时,人们在忘我的境地里忘记时间――这种意识状态与周围环境与人的情感相一致。在这种状态下,人们会高度关注当下, 感觉最棒;人们打起精神,就能更好地应对痛苦、恐惧以及忧虑。相信已近60 的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先生,如果早些结识曼弗雷德的话,或许可以避免患上淋巴癌这一生命的坎坷吧。

沉浸在玩耍中,我们最能感受到自身的存在,也能真正热衷于任何事物。如果我们能够超越狭隘的传统工作环境,不再以任务为导向,不那么担心负面结果而享受奉献过程,给大家“玩耍时间”,效果会事半功倍。我们想要继续发展就要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娱乐性。引用演员兼喜剧作家约翰? 克利斯说过的话,“假如你想要创意工作者,那么就请给他们提供足够的玩耍时间。”

2 什么是玩耍?

看电视属于放松、休息,但并不是玩耍。玩家不但会选择是否去玩,而且会在玩的过程中管理自身行为。玩耍之所以会让玩家全神贯注、神魂颠倒,正是因为它遵循人们发明或可以接受的规则。举个例子,如果不存在大象,我们就没法去骑。但是,在玩耍时, 假如玩耍规则指定沙发的一条扶手是大象, 那么我们就可以尽情骑大象了。在现实生活中,地毯只不过是盖在地板上的一块材料, 但是在玩耍中它可以是一条飞毯。玩耍的主要目的是创造对象,而不是拥有对象,在能力方面所做的成功与失败尝试会强化人们踏入的领域。互动玩耍可以提供尝试机会,也有助于增强对环境的掌控感。同样,这种玩耍动机存在于个人内心,而不依赖于任何外部压力。目标是玩耍的内在组成部分,而不是参与玩耍行为的唯一原因。

发现一种可以带来幸福感的玩!中国有句古话说,幸福包括三样东西:有人可爱,有事可做,有梦可追。在曼弗雷德看来,心理健康的两大要素,就是爱的能力和工作能力。不幸的是,因为弗洛伊德是工作狂,所以他不知道,玩耍也是人类天性的一个必要部分。我们天生好奇、喜欢探索,从试验、尝试新东西的小孩子身上,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一点。感觉工作就像玩耍的人,确实非常幸运。

我们会体验到幸福感,并超脱现实生活――这种心境会带给我们平和与充实。不管日常生活中有怎样的烦恼或挫折,此刻都会渐渐消失。与此同时,我们也会坚信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可行的――即我们自身有能力完成任务。思想畅通时,人们内心会产生一种动力和认知,知道需要做什么,同时, 非常渴望保持高昂势头。人在这种状态下, 效率一般都比较高。

3 要怎么玩耍?

“我行我素”地玩。自我时间意味着享有自主权,即自由选择权。从形式上来看, 它表明我们对因果观有自己的认识――也就是说,我们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其他人希望我们做的事。我们如果需要做他人要求做的事情,就很难在工作中体验到乐趣。

如果能为了玩而玩,我们就会体会到特殊的自在感。玩耍意味着自我管理――能够做出合理决策,并按照自身价值与信仰行事。它还意味着为自身行为负责,很清楚这些行为是我们自身选择的结果。玩耍属于自生自发行为,也暗示主动参与。玩耍属于观赏运动。

当我们玩耍的时候,我们就回到了童年的世界。我们再次体验到欣喜感、惊奇感和期待感,这些感受构成了童年的世界。我们觉得自己像小时候一样活泼、一样热情,我们进入幻想的世界、白日梦的世界、夜梦的世界,在这里,时间变得不再重要。做“玩耍梦”,老百姓耳熟能详的两则白日梦故事围绕“凯旋的英雄”和“受苦的殉难者”展开, 这些故事很平凡,它们会打动并激励我们, 和其他许多白日梦一样,它们会提供很大的玩耍创作空间。这两大主题――从童年时开始,一直持续到成年――反映了我们非常渴望能力技能,逃离日常生活的痛苦与挫折。我们希望相信,而且会假装。

玩出生命的意义

当我们的生活经历与期望经历不匹配时,即当日常生活与内心追求意义、自我实现、实现所有抱负的愿望之间出现差错时,会感到迷茫或沮丧,而摆脱这种状态,常用的方法往往解决不了问题。爱因斯坦在他的幸福等式里,指出了玩耍在生活当中的重要性, 玩耍和创造力有着密切的联系,而且具有再生功用。会玩意味着兴趣广泛,会用不一般的方法解决问题,特别是人生的问题。

避免陷入常见的“智慧问题”的陷阱。十年前当我们就读EMBA 的时候,被问起一些看似非常智慧的问题:即“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等, 这些问题也经常在一些宗教场合出现。可问这些问题,真的是有意义吗?真的触发了我们对生命的思考吗?其实不然,这是一个过于开放的问题,根本没有完美和完整的标准答案,如果一定需要个答案,不如说是让别人听起来更靠谱一些,是为了听众而杜撰, 并不是发自自己真正的心声。

所以,这些问题可以改为“我现在的生活有意义吗?”这是对一般哲学问题的个性化解释,如果我们认为当下是有意义的 ,那么就无需再理会那些“肤浅”的哲学问题。而且人生旅途即是全部,起终什么也不是, 因为最初最终的一切,都是自然的尘土,源于大地而归于大地。

人生的全部意义都是自我界定的。正如所预期的那样,人生的意义因人而异: 不是这个,也不是那个――而是取决于你是谁。人生中的事情与境况本身并没有任何意义,是我们赋予了它们意义,并取决于我们自身看问题的角度、现实以及信仰体系。对于我而言意义深刻的东西对于其他人而言可能毫无意义,或者在不同时期意味不同,这取决于他们的个人经历、动机、信仰以及看问题的角度。

玩耍在寻找意义的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对于我们探究身份的多面性以及可能担的各种角色而言非常关键。从这个角度来看,意义可以创造,也可以发现。不过,我们在判断某物是否有意义时往往带有很大的主观性。

除了玩耍一说,曼弗雷德代表作还包括:

《性、金钱、幸福与死亡》(人性四基石, 管理和心理的双重拷问,曼弗雷德可传世作品)

《至高无上的囚徒》(性格和领导力反思)

《悬崖边的能人组织》(组织和团体的反思)

《神经质组织:诊断并改变不良管理风格》(曼弗雷德最经典作品)

其中,上面第一本书,被誉为人性的四个基石、管理和心理的双重拷问、曼弗雷德的可传世作品。我也认为这是一本不太适合在专栏去发表,但却非常适合独自阅读的书, 因为这些不是停留在组织管理与行为的层面,它是讲述管理背后的故事 ―― 关于人生的几个问题,却是困扰人心的关键所在。性欲、金钱、生与死,思考清楚这些问题,就如同商业知识一样,都将有助于棘手问题的处理, 并获得关于生存意义的答案。它以生动的个案,从性之初去探索和理解潜力的发挥与价值(当然也包括金钱)的创造。当你看完了之后,相信多少会作出一些工作与生活的更好调适。

李海俊-圆.jpg作者简介

李海俊先生,海智汇(HaiIntelligence)创始合伙人, 曾任

中华网全球服务云计算中心总经理、

StepStone 达石大中华区副总裁、

MrTed 中国区经理,海归领军人才归国创业企业的创始人及总裁等职。

他拥有

上海交大安泰经管学院与法国马赛商学院的双EMBA 学位。

获安泰学院EMBA 新锐奖与马赛商学院MBA 大使奖。

其学士阶段毕业于南京大学。

他目前还是

交大- 马赛商学院AEMBA 校友会主席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 HRE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2037437 号    版权申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