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交友六道

发布时间:2017-09-26 14:01  来源:《HR Value》No.41  阅读:275 次  返回

微信朋友里有多少才是真的?为什么我遇到困难时,都没人理我?

有烦恼的AK

亲爱的有烦恼,

先要声明,我作为中年人能理解的交友, 仍然停留在实体层面。当下时兴的各种虚拟社交,我完全不懂更无从评论。好在没有人会指望这些人能雪中送炭,我想你也不是问的这个。

关于朋友,英国作家Hugh Kingsmill 写得最澄澈:"Friends are God's apology for relations." 我们不满血缘关系的亲人,我们找寻社会关系的朋友。朋友圈的规模,取决于我们找寻的尺度。

普通人多采用宽泛的交友标准,英国作家Norman Douglas 说得最通透:"To _nd a friend one must close one eye. To keep him – two. " 有位女士谆谆教导我:“多个朋友多条路。”如今我断了她这条路,并非因为这句话不入耳,而是她反复在微信里要我投票支持她女儿的舞蹈表演。那也能叫表演?

我自省择友苛刻,免不了得罪他人,但并不会在意。人生即是旅程,途中相识的人多数是擦身情缘,应当可以归入六类。

第1 类是友人,可说是旅行的目的地。

有那么些人,我想念时,就特地启程去相见, 无论对方是在城市另一端,还是地球另一端。正因知心知意,所以和这班朋友交谈,就像和自己对话般自然。

第2 类是好人,可说是可靠的旅伴。有那么些人,我发现对方恰好在左近,会顺路去相见,若不顺路则绕路去。意气未必完全相投,但彼此间互相尊重,还总能从对方身上发现有趣有感的事物。

第3 类是熟人,可说是途中的常客。有许多人,一直留在通讯录里,但我难得主动联系,不期而遇却让我们因惊喜进而畅聊, 分别时总说“以后一定要多联系”。然后我们回归日常生活,不再想起对方。

第4 类是生人,可说是路边的普通人。有一位仁兄,我几乎忘却了他的存在,直到相隔十年在机场邂逅。他头发稀了,职位升了, 太太整容后变年轻了或者干脆换过了。我和他打个简短招呼,然后各走各路。

第5 类是路人,可说是不相往来的人。双方审美观不同,缺乏共同语言,以前和现在的交流都一样,用沉默包藏了尴尬和困窘。在微信群里偶然有对方的消息,我几乎还没读完就遗忘了。

第6 类是霉人,可说是刻意躲避的人。价值观相悖,遇见只会激辩而徒增烦恼。有深圳居民是男权至上基本教义派;有美国居民像减去文学才华的冯唐般无趣而令人生厌。听说这两人要来我的城市,我会特地买机票离开。

任何关系都需要双方共识方可成立,单方面认定的朋友实际上是一厢情愿的错觉, 迟早会在事件来临时崩塌或消失。同样道理, 既有关系并非一成不变,夫妻都可反目,朋友亦可分道,彼此或一方漠视或忽略已发生的变化,则交情就难以维持。

耶稣是大爱的化身,《圣经》里提到的交友原则,显然比我宽容许多。很有可能耶稣一直把我当成朋友,但我大约把他算做“生人”,隔一段时间在教徒宣导中听到,我并不介意;但更多更深入的接触,则不在我的考虑范围。

有个信教同学至今没有放弃让我和耶稣交朋友。我们一起吃饭时,他要求大家一起拉起手做餐前祈祷。我说既然他做东,我就尊重随俗,不过下次轮到我请客,不妨按我规矩来。作为达尔文的朋友,我会在餐前念一段《物种起源》。

无神论的,徐亦立

XU Yili-圆.jpg文/ 徐亦立

徐亦立目前担任某美国软件公司亚太地区人力资源负责人。他生在苏州,现居上海,先后获得文学学士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并进修心理学课程。他的人生兴趣包括旅行、摄影、读书和写作。 他的联系电邮为:zee.yee.li@gmail.com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 HRE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2037437 号    版权申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