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道法自然,返璞归真-访大陆集团大中华区人力资源资深副总裁胡美真(Grace Hu)

发布时间:2017-09-26 09:50  来源:《HR Value》No.41  阅读:449 次  返回

对于Grace 而言,人生如同四季轮回般自然,种种起落、遭遇、荣辱、得失,她都会坦然、甚至欣然地照单全收,因此很多朋友形容她“无可救药的乐观”。

谈及那些人生的低谷,Grace 常常会放声大笑,那种夸张而绵长的笑声似乎能让人听见回响。柴静在《看见》中说: “每个轻松的笑容背后,都是一个曾经咬紧牙关的灵魂。” 而Grace 总是能很好地借助那些挫败,反弹到更高的高度。


胡美真-1.jpg


人去楼空的“电影桥段”

1993 年,年轻的Grace 刚刚结束在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MBA 的课程,可谓是意气风发。创业成为萦绕在她脑海里的第一选择。

考虑到技术背景的缺失,以及当时国内蓬勃发展的房地产业,Grace 决定开一家供应内饰装潢材料的公司;又综合考虑了美国和中国的各个城市的情况,她认为香港是最佳的创业平台,便毅然决然地前往了那座陌生的城。

第一年,生意进展得很顺利;第二年的某一天, Grace 突然接到一笔大单,一家位于广东湛江的公司需要五六个货柜的地毯。这对于初创的小公司而言, 可真是一笔大生意。按照常规的流程,Grace 预收了30% 的订金,余款将以货到付款的方式支付。

交付那天,装地毯的货柜由广州的贸易代理商发出,而Grace 则乘坐飞机自香港前往广东,再辗转前往客户公司。偏偏,飞机晚点了2 小时,当时的Grace 并没有意识到这短短的2 小时将会改变自己的一生。在电话里得知货柜先到达了客户公司,她便让客户先行签收。没想到的是,当她终于抵达客户公司时,映入她眼帘的却是空荡荡的楼房。大片的敞亮的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Grace 不知所以地在那陌生的城市,独自茫然奔走。

“等我人到的时候,那个公司是空的。”回忆起过去的Grace 毫无拘束地大笑起来,“有时候觉得就好像电影里面的故事一样。”

Grace 最后知悉的只是“那个公司是大江南北行骗多时”的消息,余款最终没能追回。彼时没有太多积蓄的Grace 只能百般无奈地关闭了这家成立不足2 年的公司。

“这经验确实打击我的信心。”片刻的停顿后, Grace 再一次扬头微笑,“但这是一次很珍贵的经验。我在创业初期就跌倒,跌倒训练的就是你爬起来的能力,和爬起来之后面对自己和面对这世界的态度。切身经历过的困境往往让人反思更深、被迫成长得更彻底;也同时明白,成败真的是兵家常事, 自然不过。重要的是既然交了学费,就要认真上完这宝贵一课。”

相遇:年轻的人遇上年轻的企业

1995 年,Grace 加入了大陆集团。

大陆集团自然不是一家年轻的企业,它在1871 年便始建于德国汉诺威,拥有超过百年的悠久历史, 但它正式进驻中国市场的年份却是1994 年。彼时大陆集团犹如中国企业中的新生儿,迎来了同样重新开始的Grace。

之后的二十多年,Grace 陆续前往了五个不同的地区及国家工作,在大陆集团的职位发展也可谓一帆风顺:总裁特助及市场开发经理(香港)、工厂财务管理及人力资源总监(台湾)、CFO(日本)、财务总监(美国)、CFO(中国),以及如今的大中华区人力资源资深副总裁。职位的名称并不能很好地反映Grace 当时的工作,因为企业早期的组织架构和分工的关系,她常常身兼数职,并在这个过程中接触到了人力资源相关领域。

“事后回想起来,一切看似水到渠成,但过程中还是有不少挫折、不少折腾。”Grace 笑谈。

日本:文化冲击

Grace 在日本遭遇的最大挑战来自于社会共同性的制约,比如约定俗成的制度(老板不走,员工也不敢走)、男性在职场上对女性的轻视以及地域歧视。

她回忆道:“第一年的工作强度与文化冲击简直像一场魔鬼训练营,我的大老板从一开始不正面看我一眼,到愿意‘试听’一个女人对企业动态、财务理念与用人哲学的看法。我是他生平第一次面对的女财务主管和同事,还不是个西方女人,而是来自被日本殖民过50 年的小地方――中国台湾。细节就不再赘述,这些性别、文化差异对待的经验在刚开始对我来说冲击是很大、很压抑的。”

不仅如此,在决策过程中,深受德企权责分明影响的Grace 也遭遇了不少突出的矛盾。因为当时日本的汽车产业相对封闭,用户和供应商之间的协作非常紧密,以至于会产生利害关系的冲突,譬如银行大财团和供应商的交叉持股在当时的环境之下都是被允许的。

将Grace 从“魔鬼训练营”中拯救出来的,恰恰是她心爱的中国文化,如易经的乾坤阴阳、变与不变;如孔孟的人性向善、择善固执及止于至善的自我负责;如道家文化的道法自然、上善若水的禅性与超脱;亦如禅宗行住坐卧的生活之道,最后,则是阳明心学在日本商界与对领导哲学的深厚影响:走心的领导与知行合一的管理。

Grace 的眼睛渐渐看向更深处的东西――人性中共通的善与美。

她大胆引入了创新的休假制度,鼓励每位员工一年至少休假七天,加班成魔的员工终于被动学会了放松;她和老板也逐渐消除了误解和隔阂,彼此看到了对方身上的差异和优点,这位日本老板最终成为了她重要的精神导师之一。言毕,Grace 再次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似地会心一笑。

转型:人力资源

Grace 本科的主修专业是国际贸易经济与商业管理,加上财务管理在跨国公司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能,因此在大陆集团的前十多年,她主要从事的是财务方面的工作。

但当她观察身边的财务人时,发现他们看财务报表的角度,总能专注客观地就数字解读其与投资回报的因果关系,并同样在数字的基础上形成决策与行动方案。Grace 也能根据数字总结出相同的资讯、信息和决策结果,可她心里始终有一个声音: 究竟是哪些人在什么样的合作关系和生命状态下达成了这些财务结果?

“这些疑问从数字上你是无法直接触摸到的。慢慢地,我终于了解,我身边这些财务人,他们在这个领域会做得比我更理性、更专业。因为在数字的背后,我心中所挂念的始终是人,于是我也就越来越清晰,这公司、这世界最需要我的地方,最适合我的角色,一定就在与人直接相关的领域。”

感受到“数字温度”的Grace 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终极关怀在于“人的温度”,于是她最终走上了人力资源的道路,开启了又一个长达十年的旅程。

过渡:看重数字

初到人力资源部门的时候,Grace 也经历了一段不适应期,“从财务的角度去看ROI,和从HR 的角度看ROI,有时候它量化的程度不一样。”但Grace 无疑是一位看重数字的HR。

“我的会议,一定是从数字与运营开始的。”她介绍道,“人在财务报表里只是一个成本中心,这肯定不能够完整地解释人在企业中的价值,这是会计学作为一个工具本身的局限。可话说回来,财务报告虽然有滞后反映的遗憾,但还是能很大程度上鉴往知来,它的美妙在于能够拉大尺度看企业的价值链, 把混沌、较为无序的人的活动通过系统性的架构与归纳,呈现出一种逻辑性的共同语言、组织行为规律与整体运营绩效,最后再从数字返璞归真到人的层面,给人全面照了个现实的镜子,照出人在企业价值链的整体贡献与价值。”

目前,Grace 遇到的挑战在于新兴业务衡量标准的难以量化,因为这部分工作需要员工的创造力, 去畅想未来究竟能有、该有怎样的服务模式。

现状:文化转型与创新

“我们集团自2011 年起开始进行文化变革,提出了4 个价值观:Trust, Passion to win, Freedom to act & For one another,中文翻译分别是:彼此信任、全力拼搏、自主而为,以及同舟共济。”Grace 向笔者介绍道。

大陆集团的管理团队目前思考的是现在与未来的业务模式。尽管现在的核心业务已经基本成熟,在稳定中持续发展,但未来与出行相关的领域会诞生怎样的业务,这些在万物互联、万车互联、万人互联、信息互联、人工智能的时代又需要怎样的人和核心能力?为此集团内部开展了诸如加速营造创新文化的尝试,“Start Up, 微创项目”便是其中之一。

“Start Up”项目的主要目标是孵化未来创新点子――不是在现有的业务范围内做产品或服务的进一步优化,而是创造出全新的业务板块,并在外部风险投资方和集团的资助下进行小范围的业务尝试。这些年大陆集团认识到,昨日再成功的大公司也需要持续洞悉并掌握汽车前沿科技的趋势与研发,不断学习小步试错、加速迭代的造血机制。

与此同时,大陆集团认为未来的工作需要更多的灵活性,企业需要从真正尊重人的需求的角度出发为员工着想,因而从几年前便陆续开展了“Future Work - Flexibility”系列活动,极大地提升了员工工作的弹性。

员工不再需要穿着正装上班便是其中一项举措, 这一点很直接地体现在第一次见Grace 的时候。采访当天她身着一袭休闲长裙,明亮的粉色洋溢着少女的气息,举手投足间尽现了女性的温柔与妩媚。除此之外,据Grace 介绍,这项政策中还有更丰富的内涵,比如员工每月可选择两天在家办公;家有急需,只要和上司沟通可行,还可选择每周只工作四天; 产后妈妈可以申请每日工作6 小时,以更早地下班照顾孩子;员工早晨的上班时间包含了1-1.5 小时的弹性空间等等。

特别之处在于,这些弹性举措会陆续推广至所有的蓝领员工。“对制造业来说,因为工厂毕竟有一定的产出规划,在中国,整个产量的上下波动也很大, 所以实施的难度是很高的。”Grace 用双手的起伏向笔者示意产量的剧烈波动。“公司希望传达的信息很清楚。执行过程中一定有难度,我们也允许厂长根据业务需要和生产计划做适时、适当的调整,决定执行的幅度与力度,但员工知道,公司是绝对支持这些未来的工作趋势与理念的。”

未来:混沌共生

Grace 带领整个人力资源管理团队始终思考着未来以及未来的人才。未来的人才既可以是追求极致的工匠和技术人才,也可以是敢于试错、小步快跑的创新人才;既可以是跳出传统框架却又回到原点设计思维的软件人才,也可以是理解和设计未来服务模式的心理学专才……那可能会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人才队伍。

“未来HR 的平台与机制,一定要鼓励、允许并行的混沌生态系统,清晰的洞见是在这样的灰度磨合中生长出来的,所以我们要反复思考未来工作的本质是什么。过去的激励机制、组织架构、决策方式、资源分配在未来必然需要成为一个更包容的框架以及差异化的管理。比如薪资结构,研发部门的新业务可能需要进行上限管理,原来较成熟的产业则至少需要做到下限管理。这其中包含着更大的弹性,也就是包容。”

谈及未来的人才管理和发展,Grace 语气坚定、眼神执着,她所描绘的那个人才世界既属于未来,也来自过去,就好像先秦时诸子百家争鸣的繁荣,又好似齐国都城临淄的稷下学宫。


胡美真-3.jpg


天下之至柔,驰聘天下之至坚

影响Grace 最深的人是她的母亲。和所有中国传统女性一样,那个瘦小的身影屹立在家庭的背后, 用智慧和坚强守护着年幼的孩子成长。Grace 形容她的妈妈“顶天立地”。

从小喜欢中国诗词、中国文化与中西哲学的Grace 在努力平衡自己喜好的同时选择了一条务实的道路,即她本科的主修专业:国际贸易经济与商业管理,以及之后所有的职业选择。她始终以有效率、负责任的态度生活,这种责任意识的影响最早应该来自于她的母亲。

梁启超说:“人生须知负责任的苦处,才能知道尽责任的乐趣。”

Grace 总是先看到人的亮点和潜能,也常常鼓励身边同仁千万不要画地自限,尤其不要原地踏步, 而要学会终生学习。“只要你愿意比别人多付出一点, 多思考一点,就会发现回报不仅双倍,甚至几何倍数地增长,自信与从容,终究来自自我的努力与时间的淬炼。”

Grace 说,她超喜欢自然,特热爱运动,真心向往忙碌工作中的单纯生活,最近她还重拾了年幼时感兴趣的书法。最好的时光于她,则是和家人无言的相伴。喝咖啡、读书,兴之所至,则谈谈人生这码事,或者,静静地看天上的云卷云舒也同样美好。

那个童年时就向往庄子、在山林间徜徉的自由女孩,那个在广东湛江奔走无助的姑娘,那个在大陆集团奋斗奉献二十余载的坚强女人,如今展现的是最豁达的微笑。

她说,人来世界上可能就那么一次,一百年前没有你我,一百年后没有你我,或就算还有你我,你我不一定还能有今生相逢在此时此地的缘分,所以, 她义无反顾,她谦卑,她感恩。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5 HRE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2037437 号    版权申明  Advertisement